〖短篇〗催滛责的兄妹 上第3部分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前伸直,然后握拳……」

    仁志乖乖的听从命令。没有产生任何疑问,他的心里从来没有这么舒畅,没有苦恼也没有不安。

    「现在你已经把手伸直握紧拳头了,开始把意识集中在左手上。这一来在左手越来越硬了吧。左手的力量越来越大……变得像铁一样硬…你的手臂已经不能弯曲了。那是真的,你自己试试看能不能弯曲。」仁志听到以后想弯曲手臂。可是用很大力量也没有办法弯曲,好像一手臂完全变成金属或石头。

    「我说的话没有错吧!娈成这样硬以后,拿很重的东西也能支撑,我的体重全部放下去也不会弯曲了。」

    布彦一面说一面用双手抓住仁志的手腕用力向下压,最后把全部体重都加上去。仁志没有感到任何疼痛或重量,能承受这样的压力,而且觉得很自然,一点也没有怀疑。

    「现在明白了吧,我说什么话,你的身体就变成那种样子,现在要变软,你的左手越来越软,可以弯曲了,恢复原状……试试看,能弯了吧。」刚才自己用力无法弯曲的关节,能和平时一样的弯曲了。

    布彦又发出命令。

    「现在要站起来,慢慢的站起来……」

    仁志很自然的站起来。

    「仁志,你来这里做什么呢?我告诉你吧,你是来洗三温暖的,对不对?

    你是来洗三温暖的,你回答吧!」

    「是。」

    仁志很自然地说出肯定的话同时点头。他觉得自己确实是来洗三温暖的。

    「仁志,你是准备洗三温暖对不对?现在就去三温暖。三温暖是很好的,大量出汗,虽然很热但很舒服,非常舒服。可是穿衣服就不能洗三温暖,要先把衣服脱光才行。把制服脱了吧,首先是上衣,然后是裤子,还有袜子……」仁志没有产生任何疑问,听从布彦的命令,把身上的衣服脱光。脱内裤时也没有觉得难为情,因为进入三温暖时,没有理由要觉得羞耻。

    「把脱下来的东西放在这个床上……然后穿上这个,这是三温暖用的内裤,这是这里三温暖的规定。」

    交给他是有弹性的裤子,浅浅的粉红色,不是男人穿的东西。可是仁志还是穿上。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如果是在平时早已经把那种东西丢了。这个内裤很有伸缩性,能和皮肤密结,那种感觉很不错。

    「现在走吧,你要跟我来。慢慢走,不用急,从这个楼梯走下去,对了,从这个门进入地下室,走楼梯要小心……三温暖就在这里面,就是这里…这里。」

    仁志温驯的像绵羊,没有产生任何疑心跟布彦走。

    就是被带进昨天他偷看的那个下室--空空的没有任何家俱--也完全相信那里就是三温暖。

    「到这个柱子这里来,然后背对着柱子……仁志,现在你是在洗三温暖了。越来越热,冒出汗了,就好像夏天的太阳晒到你身上,可是很舒服,很舒服。」

    奇怪的是仁志的身体确实感到很热,同时身上冒出汗,从额头上的汗流下来进入眼睛里,他不停的用手擦拭。

    「把后背靠在柱子上……因为靠在这个柱子上就不怕热,你可以放心。可是离开柱子就会很热,热得使你无法忍耐,离开试试看,向前三十公分左右,怎么样?热不热?」

    仁志离开柱子时,几乎要大叫出来,觉得像有火烧他的身体,急忙后背靠在柱子上时,刚才的热就消失。

    「明白了吗?靠在柱子上就不会有问题。可是离开会有危险,我让你安心。现在把手伸到后面来,照我的话做,就不怕任何热。我现在把你绑起来,让你不能离开柱子,这样就好了。慢慢凉爽了,已经不热了,是正好的热度,不热也不冷,是最舒服的温度。这样绑在柱子上最舒服,舒服得想永远这样……」布彦一面对仁志暗示,一面把仁志的身体绑在柱子上。双手向后搂抱柱子,手腕绑在一起,腰和大腿以及脚踝也分别绑在柱子上,这时候仁志也向柱子的一部分紧贴在上面。

    「你觉得很舒服,越来越困了。可是睡觉之前必须做一件事。这个房间里有虫子,完全无害的虫子,所以不用担心。可是这个虫子喜欢人类的嘴。虽然无害,你也不喜欢虫子进入嘴里吧。所以要把嘴封起来,这样你睡了也没有关系,我现在把你的嘴封起来。」

    布彦手里拿的是一团布。如果仔细看,就能看出那是女孩子穿的三角裤,原来布彦是把纪子的三角裤拿来了。

    「你张开嘴,要张开大一点……很好,把这个塞进嘴里,然后用这个布从上面封起来,好了,现在虫子不能进去了。」「你可以放心地睡了,现在,闭上眼睛,全身都没有力量了……要深深地睡。醒来时一定会感到很爽快,然后把过去的事完全忘记,也想不起怎么样来到这个房间里的。可是,我数一、二、三,弹响手指时,就能想起忘记的事,想起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这样数的,一……二……三……然后这样弹手指。」

    布彦弹响手指。

    「明白了就点点头。很好,现在安心地睡吧,好好地睡吧……」--仁志将这个部分完全回忆出来,就好像再看一次录影带一样。

    (原来这就是催眠术!我像傻瓜一样听他的话脱光衣服,还主动地来这里被绑在柱子上,嘴里塞满布!)

    「想起来了吗?没有错,这就是催眠术。进入深睡状态,就是发生任何不合现实的事情,也不会在乎。理性的判断力已经消退,反省现实的能力减弱,一切判断都由暗示者决定,这就是催眠术有趣的地方。我还不知道一般人会如何,但至少纪子和你,很容易就进入深睡状态,可以说是最好的实验的对象。」仁志的脸一下苍白,一下又通红。

    (布彦哥太过分,拿我做试验品……)

    布彦的脸上一直保持奇妙的笑容。

    「你不要生气,说起来都是你来偷看,才发生这种事,你要自己负责。现在……才是真正开始,为了封住你的嘴,要做一件事,要把这个录影下来,做完以后再商量,你就继续这样吧。」

    布彦说完以后就走出地下室,仁志是羞耻、愤怒、惊慌、疑惑、不安、焦躁……各种感情混在一起,这样孤独地留在地下室里。

    大约三十分钟后,布彦带着纪子回来。

    (哇!纪子……)

    如果没有被捆绑,仁志至少跳起来一公尺。因为他是赤裸地穿着一件女人的三角裤被绑在柱子上,善感的少年被强烈的屈辱和羞耻击倒。

    (啊……还不如死的好……)

    可是,纪子看到仁志后的反应,使他非常意外。因为她一点也没有惊讶的样子。她的眼睛瞪大了,大概多少有一点惊讶,但好像更感到有趣,因为她露出雪白的牙齿笑了。

    「啊!仁志哥,真可怜!被绑起来了……哟,原来还穿上我的三角裤,哥哥的嗜好真恶劣。」

    大概是刚从学校回来,纪子还穿着学生制服来到仁志的身边,仔细打量他的下半身。

    「湿了,有这样的斑痕……」

    「那是当然。因为给他看你的捰体录影带。」

    他们兄妹好像在说家常话一样,大概纪子事先知道仁志被绑在这里。

    「什么?我的?」

    「是呵,看得很清楚。」

    「羞死了!」

    「羞什么。仁志在昨天亲眼看到你手滛的场面。」「听说是这样,仁志哥,不能原谅你。」

    纪子瞪起眼睛看仁志,虽然不像很认真的生气,但也不像原谅他偷看的表情。

    「所以必须要把仁志的嘴封住。」

    「怎么样弄呢?」

    「你难为情的样子被他看到了,所以我们也要看他难为情的样子,然后录下来。那样以后仁志就不能把我们的事说出去了。」「唔……」

    仁志拼命地想说话,可是有布塞在嘴里,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不要那样,我不会说的……)

    虽然想这样说,但是有纪子的三角裤塞在嘴里,只发出唔唔的声音。

    「嘻嘻嘻,仁志哥一定吓坏了,但这样就彼此彼此了。」「你说对了,所以你去摸仁志的荫茎,让他射出来。」「是要我用手让他s精吗?」

    「对。」

    「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当然能,就像对我那样做就衍了。」

    「可是他的这样小啊!」

    「那是因为你突然进来,吓得萎缩了。只要让他看到你的捰体,马上就会变大的。」

    「真的吗?」

    高 一的少女,一面说一面取下制服的领结。

    (哇……纪子……不能这样……)

    仁志吓坏了。纪子的捰体当然想看,可是在布彦的面前,而且他自己是这样悲惨的状态,拼命地挣扎想逃避,当然是不可能。

    「你在挣扎什么?刚才看到纪子的捰体,不是硬起来了吗?现在是真人要在你面前脱衣服,好好享受吧!」

    布彦开始操纵摄影机,耀眼的灯光照射在仁志和纪子身上。

    「要脱到什么程度呢?」

    纪子问哥哥。

    「脱到三角裤。」

    「好。」

    就在仁志的面前,十 六岁的少女脱去学生制服的上衣和裙子。现在剩下|乳|罩和三角裤,还有白色的袜子。

    昨天看到的是白色的,但今天都是浅粉红色,尤其三角裤的前面是薄薄的蕾丝,能微微看到黑色的草丛。

    「嗯,很够刺激。」

    布彦说。

    「不错吧。这个在学校是很受欢迎的。」

    纪子脱去|乳|罩和袜子,身上只剩下一件三角裤,然后扭动屁股,好像特别强调自己的下半身,这样来到仁志的身边。

    敏感的少年闻到少女甜酸的体嗅,纪子对仁志好像没有一点羞耻感。好像脱衣舞娘一样,高高兴兴地显示自己的捰体。

    (哇……纪子,求求你不能这样……)

    纪子不理会大她一岁的表哥拼命哀求的表情,把身体靠在仁志的身上。她的|乳|头压在仁志的胸上,而且是葧起的。

    仁志的荫茎受到眼前光景的刺激,再度开始脉动,年轻雄性的血大量集中在荫茎上,荫茎开始在三角裤里膨胀。

    「仁志哥还是童男子吗?」

    「大概是吧!」

    「太好了……」

    少女柔软的手指,从三角裤上轻轻摸到葧起的器官。

    「唔……」

    仁志的身体振动一下。

    「这个三角裤很好吧。这是紧身衣的一种,我的哥哥喜欢这种三角裤,他有时候自己还会穿呢。」

    「嘿!不要说多馀的话。」

    纪子的手掌压在葧起的东西上转动。

    「仁志哥,你真有精神,看我的捰体有魅力吗?」做出不像十 六岁少的妖艳表情看仁志。仁志的心受到震撼。

    「唔……」

    他的下半身扭动时,纪子就了解状况。

    「膨胀就会痛了,被这样紧的三角裤压在里面,那个女孩没有的东西……」纪子继续在三角裤上抚摸,快感更强烈。快要爆炸的感觉,使仁志皱起眉头。

    「又有湿痕,那么,就给你脱了吧。」

    纪子跪在仁志的面前,把三角裤拉下去。

    「唔!」

    狼狈的仁志来不及发出哼声,被解放出来的r棒猛然跳出来,摇动的竃头几乎贴在肚皮上。

    「哇!真有精神。这样像冲天炮,头部还湿湿的……」纪子发出叹声,然后露出少女纯真的笑容。对男人的性器没有露出丝毫厌恶感,用双手捧起,用手指轻轻揉搓把包皮剥开。

    「果然是童男子,不像哥哥那样黑黑的,漂亮的粉红色,像我的阴核一样。」

    一面说一面握紧享受脉动的感觉,然后以熟练的动作开始揉搓,一只手在竃头上下,另一只手是荫茎到会阴一带,揉搓的动作有急有慢,有强有弱,带一点节奏感玩弄仁志的r棒。

    「唔……唔……」

    对仁志来说,别人玩弄他的荫茎,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如果不是在这种状况下,必然是一次甜美的经验。

    可是现在身体被捆绑不能表达自己的意志,单方面的受玩弄。虽然如此甜美的感觉,逐渐扩散到全身,使他的理性麻痹。

    从尿道口溢出的透明液体,沾湿纪子的手指,她用这个做润滑剂,加快揉搓的动作。

    「唔……唔……」

    仁志在不知不觉中,只顾前后扭动屁股。在纪子的手指做成的隧道里,冒出青筋的r棒,像活塞一样来回活动。

    纪子也不再说话了,露出陶醉的表情,一心一意地投入给仁志带来快感的动作里。

    「唔!」

    仁志的全身颤抖。好像腰杆被重击一样,强烈的快感发生爆炸,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粉碎。

    「射了!」

    纪子发出胜利的呼声。在这刹那,从尿道口喷出白色的液体打在她的脸上。

    本楼字节数:58238

    ?? 总字节数:120170字节

    【未完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