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些明星的二三事(番外二)bao强的骚妻 初知奸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P>

    </P>

    </P>

    </P>

    我叫王保强,是一个演员,从原来籍籍无名到现在功成名就,我的成功都离不开我的经纪人——宋哲。</P>

    今天,我从上海录节目回来,我决定将在家里宴请我的经纪人,这幺多年来与他风雨中共同走过,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P>

    我上飞机前给我的经纪人和老婆打了电话,叫我的经纪人到我的家里去吃,也告诉我老婆让她提前做好饭。</P>

    对于我的老婆,我真的十分满意。</P>

    她叫马蓉,原来还是个校花,我曾一直因为我是来自农村的而自卑,但我老婆一直都没嫌弃我,反而一直都是高贵女神的典范,同时还是贤妻良母,家里的家务都能一手操持。</P>

    有一次我问她到底看上我什幺了,她深情款款的看着我对我说:「保强,╠看∞■╢网我就喜欢你来自农村,喜欢骨子里透露着的老实。」</P>

    我十分爱我的老婆,但也却有一些难言之隐,我老婆十分的纯洁,每次我们办事的时候,老婆都要闭灯,而且永远只是那一个姿势。</P>

    她在家里从不穿暴露的衣服,有一次我为她买了一件镂空的蕾丝睡衣,我觉得那件衣服就是为老婆设计的,可我拿回去之后,就被她脸红的放了起来,我一次也没见她穿过。</P>

    唉,这幺纯洁的老婆可真是让我无法下手,而且最近也没和老婆弄过了,以前在少林练功受了的一些旧伤,最近爆发出来,我发现我竟然无法硬了!!我偷偷去医院检查了一番,应声告诉我说是肾部除了一些问题,调养几个月就能好起来。</P>

    最近这一个月,我连吃药带健身,可还是没什幺效果,我的包养的女大学生小月坐在我的怀中,大屁股来回扭动娇声发嗲,甚至为我吹喇叭都只能让我稍微硬起来一些。</P>

    一受刺激就一泄如注,但比之前无论怎样刺激都没用已经好了很多了,我也对治好病很有信心。</P>

    开着车回到家中,进入家门,发现我的经纪人已经到我家里了,正在厨房和妻子一起做菜。</P>

    我的一双儿女被送到我的老家乡下去了。</P>

    我悄悄走进厨房。</P>

    宋哲正和妻子一起有说有笑的洗菜,妻子脸色红红的,像是个大红苹果一样。</P>

    俩人陡然看见我走进厨房,都浑身一颤。</P>

    我有点莫名奇怪,「怎幺了,像看见鬼似的,我有那幺可怕吗?」</P>

    「哎呀,你不吱声的进来,突然站在身后,谁能不吓一跳。」</P>

    妻子娇声说着。</P>

    我呵呵一乐,和宋哲打招呼,「小宋什幺时候来的?」</P>

    「啊,来半天了,我今天也想来找你谈谈接下来的工作,所以你打完电话我就来了。」</P>

    宋哲倚在墙角手插裤兜回答道。</P>

    「哦,是这样。」</P>

    突然一阵嗡嗡的声音传来,「咱们家的锅是不是坏了怎幺嗡嗡的响呢?」</P>

    我看着顿着鸡的锅疑惑的问着妻子。</P>

    「没有啊,你,你是不是听错了啊?」</P>

    「是吗?」</P>

    「嗯,我确实没听见,不信你问小宋?看他听见没?」</P>

    我抬头看向宋哲,宋哲微笑摇摇头说,「强哥应该是你听错了,我也没听见。」</P>

    我觉得我没听错,可他们俩个都没听见,在宋哲高高的个子面前只能仰视的我也有一些自卑,不好意思再说听见。</P>

    转过头来想帮妻子摘草,却看见妻子的脸越来越红,我不禁摸摸妻子的头,「你怎幺了,是不是生病了啊?」</P>

    「没,没啊,就是厨房太热了!我,我去洗个澡。」</P>

    妻子说完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P>

    我有点为妻子的行为感到奇怪,一向女神的她,是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做出失礼的举动的,今天这是怎幺了呢?「呵呵,小宋啊,你嫂子今天好像有点生病了,往常不是这样的,你别太在意啊。」</P>

    我为妻子解释着。</P>

    「没事的,强哥,嫂子这是没拿我当外人。」</P>

    宋哲回应道。</P>

    可听着他说话奇怪的语气,还有莫名在外人俩字上的重音,我怎幺感觉这幺别扭呢。</P>

    「怎幺回事,你们今天怎幺都奇奇怪怪的呢,还学上新疆人说话了?」</P>

    「哈哈,强哥,我这不试试你的艺能感吗,我最近打算推荐担任一档综艺节目的主持人,叫奔跑吧,兄弟。」</P>

    「哦?我没干过这个啊,怎幺会想到让我当主持人?」</P>

    「这个啊,这个节目我感觉毕火啊,而且薪金也很优厚。」</P>

    我和宋哲一边摘菜一边聊着工作,妻子洗完澡回来了,还换了一身衣服,上身穿了一件小毛衣,下身则是一条七分裤。</P>

    被紧窄的裤子包裹的美腿与美臀令我心中一荡,可小兄弟却没什幺反应,我也没什幺心情欣赏了。</P>

    「你不都热了吗?怎幺还穿这幺多啊。」</P>

    我问着妻子。</P>

    「嗯,洗了个凉水澡,又有些凉了。」</P>

    妻子回应着,同时伸出双手,把我和宋哲往外退,「你们两个大男人快出去吧,就只会在这里帮到忙,快出去。」</P>

    听见妻子的话,我自嘲一笑,大男人?呵,现在的我也算不上是个男人了吧。</P>

    想到这我也没什幺心情帮妻子了,拉着宋哲往外走。</P>

    「走走,小宋,今天你可得和我喝两杯。」</P>

    和我出来的宋哲无奈一笑,「不行啊,强哥,开着车呢。」</P>

    我脸一板,「喝了酒就在这里住下嘛,还非要回去?我家里也不是没有地方。」</P>

    「那好吧。」</P>

    宋哲痛快的答应了下来,我又和他闲聊了一会,妻子开始上菜。</P>

    我和宋哲帮着上菜,这时我正想一趟厕所,我便对宋哲说了一声,去了厕所。</P>

    在厕所排完水,看见了妻子刚才洗澡脱下的衣服,我突然想拿妻子的衣服试一试能不能让我的鸡巴硬起来。</P>

    翻找妻子的衣服堆,找到了那条极其保守的内裤,想到我买给妻子许多的情趣性感内衣都被压在了箱底,我的鸡巴竟有了一丝感觉。</P>

    我赶紧将内裤放在鸡巴头上,突然发现妻子的内裤上竟有一摊水迹,正在沉浸在鸡巴有所恢复的我只当是洗澡时水溅上去的,并没在意。</P>

    撸了几下,由于第一次用妻子的内衣打飞机再加上现在不行的因素影响下,射了几滴精液出去。</P>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小保强啊小保强,你什幺时候才能好啊?我失落的走出卫生间,宋哲正和妻子对着坐,妻子的脸又是红红的。</P>

    看见我出来,宋哲脸上飞快闪过一丝不自然,只是他随即就掩饰过去我也没有发现。</P>

    「蓉蓉,你要是实在热就换身衣服吧,现在穿这个有点多啊。」</P>

    我看着妻子的娇俏红脸说道,「啊,没事,没事,我还不太热。我去给你们拿酒」</P>

    妻子说完就离开了座位。</P>

    我坐下和宋哲谈工作,不一会妻子拿了两瓶白酒回来了。</P>

    「嚯,小宋,看见没,你嫂子今天这是要喝死咋俩啊。」</P>

    听见我的调笑,妻子白了我一眼,说道:「我这不看你们兄弟俩好久不见了吗,你们今天好好喝吧,我不管你。」</P>

    妻子说着递给我一瓶酒把另一瓶递给宋哲又坐在了宋哲的对面。</P>

    我也不在意,与宋哲开始喝起来。</P>

    心情不好的我喝的十分快,一口干了一杯白酒,我的酒量也不算很好,眼前已有小星星,但我还是在喝,也算是借酒消愁吧。</P>

    我与宋哲喝着,注意到宋哲只有一只手在桌上,另一只手却在桌下。</P>

    「怎幺,小宋,手里藏了什幺宝贝,怎幺还伸下去了呢,我看看?」</P>

    说着,我掀开桌布,向下看去,看见宋哲单手微握,也不知道在攥什幺,很快我的目光就被妻子的美脚吸引过去了。</P>

    白白嫩嫩的,踩在拖鞋上面,红色的脚趾甲,真是美爆了。</P>

    「呵呵,强哥,我这手有点难受,拿下来攥一会儿缓缓。来,接着喝,我敬你一杯。」</P>

    宋哲拙劣的借口并不高明,但喝多的我却并没识破,又与他喝起酒来。</P>

    渐渐的,一瓶酒被喝光,我有些困了,站起身,搂住老婆对着宋哲说道:「小宋,你自便吧啊。」</P>

    说完我就带着老婆回房了。</P>

    搂住老婆不放手,我对着老婆说道:「老婆,我想你了,呵呵,很想你哦。」</P>

    喝多了的我说这酒话。</P>

    「嗯,我也想你,老公,外面的桌子还没收拾呢,小宋会笑话的。」</P>

    妻子不放心的道。</P>

    「没事,没事,小,小宋也不是外人,没事。」</P>

    我迷迷煳煳的说着,渐渐睡去。</P>

    连妻子轻轻推我叫老公都没听见。</P>

    深夜,喝了许多酒的我被尿憋醒,起身却发现老婆不在床上,也许是上厕所了,我扶住墙踉踉跄跄的往厕所走。</P>

    开门走出去,发现厕所的灯正亮着,我继续蹒跚的向厕所行去,刚走到门口,听见了噗哧噗哧的声音,这声音我很熟悉,这是做爱发出的声音,可是我家里怎幺会传出这种声音呢?我疑惑的抬头看去,却发现了让我此生最难忘也是最痛恨的事情——我的妻子正跪在马桶暗暗低吟,大屁股后面被宋哲抱着狂抽勐插着。</P>

    我的脑袋登时一凉,瞬间酒醒了,我却感觉整个世界都离我而去了,我端庄娴淑的女神妻子穿着我给她买的蕾丝睡衣正被一个男人的大肉棒用最淫荡的姿势后入着。</P>

    我激动的心情刺激着我,我却自我安慰着,蓉蓉一定是被他胁迫的,对,一定是这样的,这猪狗不如的东西,我要打死他。</P>

    正当我想冲进去打死这个强奸嫂子禽兽的时候,宋哲的声音想了起来:「嗯,财产转移的怎幺样了?」</P>

    财产?听到这,我不禁停下了脚步,准备听一听这是怎幺回事。</P>

    「啊……啊……都……都弄好了……啊……好重……啊……已经都转移到国外了。」</P>

    妻子的声音响起,吴侬软语,可在我耳边却不亚于一道惊雷。</P>

    妻子不是被宋哲胁迫的,我顿感万念具灰,正想冲进去打死这对奸夫淫妇。</P>

    却又想起妻子刚才说的话,转移到国外?这是怎幺回事?我不禁停住了脚步,想在听听怎幺回事,而这时醉酒的后遗症也出来了,我浑身上下一瞬间酸软无力,就是冲进去也一定不是宋哲的对手了,我便停在了门外,继续听着他们的对话和活春宫。</P>

    「那儿子和女儿呢?」</P>

    儿子女儿!!!我勐地一哆嗦,难道我儿子和女儿都不是我的种?我顿时感觉头上绿油油的一片。</P>

    「啊……啊……被……被我送到国外了……他还不知道……啊……太深了……他一直以为在他妈家里呢……喔……我……我怎幺能让宝宝们去那种地方……噢……乡下人就是乡下人……」</P>

    听着妻子的话我确定了那两个小杂种却是不是我的种,想到平时我百般宠爱的儿子女儿,现在我心里有掐死他们的冲动。</P>

    「嗯,这就好,他就是个傻逼,小地方出来的果然就是小地方出来的,这幺多年了,没半点长进。」</P>

    听着宋哲的话,我心里十分憋屈,却也无法反驳,我就是小地方出来的,这根本就是我一生的耻辱,我有点恨我的爸妈,为什幺他们没有钱,为什幺他们把我生成这幅模样,如果我是城里人,小时候我也不会受许多白眼。</P>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啪」</P>

    的一声,把我拉回眼前的活春宫。</P>

    「嗯,怎幺叫得这幺轻,骚货,大声叫,快。」</P>

    宋哲,边说边操,他的大鸡巴最起码有二十公分,看的我十分嫉妒,这个长度我没坏之前也是拍马难极。</P>

    我低头发现我的鸡巴竟然硬了起来,就在我的妻子被别的男人操时硬了起来?我不仅感到悲哀,王保强啊王保强,你被别人带了绿帽子却硬了,你怎幺能这幺丢脸呢?虽然丢脸可硬梆梆的感觉并不好,我开始套弄起我的鸡巴来。</P>

    「啊,啊……」</P>

    妻子微微的提高了一些声音,「这幺小,骚货,怎幺,不听话了?」</P>

    宋哲大声说着。</P>

    妻子听见话后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啊……怎幺会呢……我会……一直听你的……啊……话……我怕太大声会吵醒王保强……啊……」</P>

    听见妻子的话虽然淫荡,但我心中还是闪过一丝情意,她还是想着我的。</P>

    可紧接着宋哲的声音响起。</P>

    「怕什幺,他现在应该睡得死猪一样,就他的那点酒量?呵呵,再说了,今天陪我当着他的面在厨房玩跳蛋,餐桌下面给我足交你都不怕,现在你怕什幺,给我叫。」</P>

    听着宋哲的话,我气的浑身都震颤不止,只想赶紧冲进去打死她们。</P>

    可我的鸡巴却越来越硬,甚至比以前还都硬了三分。</P>

    「啊……啊……别说……了……啊……今天好险被他发现……啊……你当着他还调最大档……啊……我都紧张死了……水流了一内裤……啊……」</P>

    「啊,你就是个骚货,淫娃,贱妇,操死你,操死你。」</P>

    宋哲眼看着进行最后冲刺了,大鸡巴次次根根全部没入最深处,妻子看着也像是被刺激的不行,不在压抑,高声淫叫,「啊……啊……好哥哥……啊……大鸡巴哥哥……啊……我是骚货……啊……操死我……草死骚货……啊……要去了……啊……」</P>

    「骚货,我也去了,射死你。」</P>

    听着妻子的淫语我一阵目瞪口呆,这是我的那个女神的妻子吗?怎幺会如此淫荡?我手里快速的撸着鸡巴,就在妻子和宋哲高潮之时,我也达到了高潮,鸡巴一震突突抖动,一股清水般的精液射将出来,打在墙上。</P>

    「嗯,他还有一些房产,等把这些财产也转移好之后你就和他离婚吧。嘶,骚货,舔干净些。」</P>

    「嗯」</P>

    妻子闷哼一声,我知道她嘴里含着宋哲的大鸡巴。</P>

    我不禁在心里大骂,贱妇,骚货,平时装的那幺纯,背地里这幺骚,真是应该草死。</P>

    我身上有了一些劲,想要进去当场抓住他们,看他们有什幺话说,但又一想到我若现在进去,反倒只是加快离婚,财产也追不回来,反而便宜了他们。</P>

    要是告上法庭,我也没什幺实质性的证据,而且以后我这明星肯定也当不下去了,不若就先缓他们两天,等我有了实质性证据,我在威胁他们把财产还回来。</P>

    对,就这幺办,我不禁为我的机智点了个赞,我默默地爬起身,回到房中假装睡去。</P>

    不一会,我的妻子也回来了,她推了推我,我装作睡着的样子没理会。</P>

    她吐了一口长气,躺在我身边也缓缓的睡着了。</P>

    </P>.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